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法律语言论衡

法律语言学研究:http://www.flrchina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教授该有多自由(组图)  

2011-05-27 00:21:10|  分类: 4. 思者偶拾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教授该有多自由(组图)

教授该有多自由(组图)_网易新闻中心 - Weiming - 刘蔚铭的博客:法言丝语
教授该有多自由(组图)_网易新闻中心 - Weiming - 刘蔚铭的博客:法言丝语
  3月21日,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萧瀚发表公开信,质疑法学院停自己的课。他所提的“教授自由”问题,几乎涉及中国所有高校教授,从而更为引人关注。

  中国的教授为什么没自由?昨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著名画家陈丹青和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鸣将矛头直指体制。甚至直言,人治一日不去,教授一日不自由。

  思考一

  教授真的没自由?

  “大学教授没有教学自主权?”在公开信中,萧瀚认为,因为没有按照学院领导的要求进行授课,学院因此停他的课,实际已经侵犯了教授自由。所以,面对此后法学院给出的理由——停课,是因为你没有教师资格证,萧瀚对此很“不屑”,认为仅仅是法学院迫于舆论压力而给出的一个“荒唐的理由”。昨日,面对记者关于“萧瀚没有教师资格证却能获得副教授的职称”这一问题,法学院相关负责人避而不答。法学院对“教授自由”没有只言片语的解释,同样在萧瀚的意料之中。

  “教授的第一责任是教,而不是写论文,参加会议”。在萧瀚看来,目前的高校存在严重的官僚化问题,许多掌握权力的行政负责人对学术不敬畏,对教师的教授自由不尊重,导致许多教授把时间浪费在了与学术无关的事情上。

  在萧瀚发表公开信后,张鸣第一时间发表博文对萧瀚表示声援。“哪一个体制内的教授敢说自己是自由的?”张鸣告诉记者,现在的高校用论文、科研项目多少等数字来衡量一个教授的好坏,直接“绑架”了一个教授的思想。而在陈丹青眼里,“教授没有自由”的症结就是“人治”:“人治之下,你听话、乖顺、忍耐,就好办;你不服、出格、顶撞,你走着瞧。这是谁都知道的老把戏、潜规则。人治一天不去,情况一天不会改变。”

  思考二

  去行政化能实现吗?

  在评价萧瀚时,法学院副院长何兵曾表示,“萧瀚是一名好教师,但不是一名好员工”。“不是好员工”一说,在公开信中萧瀚也承认,他基本上不参加院里的会议,因为会上几乎都是官话、套话;他几乎不填表,因为没意义。记者了解到,年终申报学术成果时,萧瀚只填过一次,上面还写道:“大学不是养鸡场,不要以为给了饲料就得下蛋,那是鸡的事业,不是学者的事业。”

  对此,萧瀚表示,只有学院去行政化了,学术活动正常了,他才会去参加各类活动,包括会议,“不去参加这些无聊的活动,专心做点学术,也是教授自由”。

  但去行政化真的能解决“教授自由”问题吗?去行政化能实现吗?今年“两会”,高校去行政化一事曾被代表提上会议日程。不过,在“两会”之后,对“高校去行政化”的讨论却有戛然而止的态势。对此,张鸣认为,高校改革,“去行政化”是必须的。只有这样,才能将作为高校学术骨干的教授从“被绑架”中解放出来,真正赋予教授自由和权力。

  不过,陈丹青却认为,去行政化解决不了根本问题。陈丹青表示,从大学被赋予行政级别的那一天开始,中国所有大学就是标准衙门。在目前体制下,去行政化也基本不可能,“普天之下,莫非体制,官僚至上,官位万能,这种大格局不改变,单是去了大学的行政化,大学校长参加会议,又要坐到最后几排乖乖儿蹲着,没人理,没人听。”

  思考三

  给教授权力就能解决问题?

  在提到“教授自由”时,接受记者采访的多位学者多以民国时期的教育为例,认为民国的教育之所以能成功,就是因为教授不仅是自由的,更因为他们手里有权力。

  萧瀚也认为,停他的课,也必须是经过院学术委员会投票表决,允许教师答辩,最后才报行政机构(院长)执行。对此,法学院一名不肯透露姓名的教授表示,法学院的学术委员会“形同虚设”,只有建议权,却没有决定权。该教授还表示,现在中国高校的“学术委员会”基本如此。

  “民国时期权力巨大的‘教授委员会’对现在很多高校教授来说,已经成了一个乌托邦似的存在。”张鸣认为,为什么现在高校的教授有那么多抄袭、造假等丑闻出现,就是因为在行政权力支配下的教授没有尊严,“人一旦没有尊严,就乱来、胡搞。知识分子是一群特别爱‘面子’的人。你给了他自由和权力,他就会去考虑怎么维系这个尊严,教育现状能不改变吗?”

  不过,在陈丹青看来,张鸣的观点是理想化的。他再次将矛头对准体制,认为一旦教授掌握了权力,就算他利用这个权力改善教育现状,他还是不得不追逐权力与权利,不是他坏,而是必须追,不断追,“你不追,你让别的官员怎么过?你让体制怎么运行?”

  “拿体制没辙,不代表拿自己没辙。对学生更尽心些,多教些东西给他们,至少能安慰自己。”陈丹青说。本报记者吴成贵

  链接

  政法大学教授萧瀚“不明原因”被停课

  早在2009年底,萧瀚的学生就告诉他,下学期不能选他的课了,课表里没有排他的课。萧瀚到教务部门询问,“证实不是系统出了纰漏”。按原计划,萧瀚将在2010年继续教授本科生“宪法学案例”,恢复以往的“中国宪政史”以及研究生课程“经典著作导读”。

  今年40岁的萧瀚6年前以北大法学院硕士的身份进入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担任教师。

  萧瀚被停课的信息是从去年底院务会上流传出来的。据参加过院务会的教师透露,院领导称是学校的意思,但没有给出停课理由。更多的人猜测停课可能与萧瀚在公共话题上的表现有关。在一些影响较大的事件中,萧瀚似乎从不沉默。


  新学期已开学3个星期,仍然没有他的课,也没有等到薛刚凌院长的解释。萧瀚最终决定以公开信的方式维权——“就教授自由问题请教薛刚凌院长”。

  47岁的薛刚凌是行政法领域的知名学者,连续担任法学院两任院长。

  就在公开信发出的第三天,媒体陆续报道后,3月23日下午,法学院召开院务委员会议,正式宣布了“停课原因”——萧瀚没有教师资格证。

  这个被萧瀚称为“被逼到墙角才拿出的理由”,他并不认可。

  按照现行规定,高校教师入校后必须参加由教育部主导的教师认证考试,考试通过方可获得教师资格证。萧瀚一直拒绝参加这个考试,他认为,政府没有权力审查教师资格。据《南方周末》 (本文来源:华商报。 更多精彩内容,请登录华商网 http://www.hsw.cn/ )

跟贴读取中...
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网易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复制成功,按CTRL+V发送给好友、论坛或博客。 浏览器限制,请复制链接和标题给好友、论坛或博客。




引文来源  教授该有多自由(组图)_网易新闻中心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